假离婚买房,有人为了买房假离婚的吗

来源:用户投稿 2024-02-08 01:02:01

有人为了买房假离婚的吗

站在律师面前的女白领叫小玉,39岁。

最近,为了给孩子争取到钱去买学区房,她与前夫阿辉进行了一场离婚后的财产纠纷诉讼。

小玉和阿辉,原本是这座城市里芸芸众生中的一对平凡夫妻,有一个年幼的孩子。

但在之前,也是为了买房,为了规避限购政策,享受税收优惠,小玉和阿辉竟然商量着“假离婚”,而且一共离了两次。

婚姻无儿戏。

法律上本没有“假离婚”一说,弄假成真比比皆是。

小玉和阿辉以为的“假离婚”,真真实实伤害了这段夫妻感情。

如果说,第一次办离婚时,小玉和阿辉仍然住在一起,为了试管婴儿而奔波,那么第二次离婚后,小玉和阿辉彼此都发现,两个人真的渐行渐远。

“为了你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这些年,为了孩子,你们再好好想想,还有没有重修旧好的可能呢?”接待小玉和阿辉的曾一慧律师诚恳地问。

“很抱歉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”回想起和阿辉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,小玉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阿辉无奈地看了看小玉,但言语中已无挽留之意。

“小玉和阿辉的故事,对于他们自己来说,是一场深重的教训。

如果还有谁妄想通过‘假离婚’获益,应当及早了解这场游戏对于婚姻的伤害。

弄假成真之时,一切悔之晚矣。

”诉讼结束后,参与了整个过程的曾律师总结说。

为买新房第一次“假离婚”小玉和阿辉离婚后的财产纠纷诉讼,主要围绕两人原先共同购买的房屋进行,在对房屋价值进行分割后,小玉获得了500万元的钱款。

“我很重视孩子的教育,一定要为她在市中心的好地段买一套学区房,让她能进好的学校就读。

有了这笔钱,我就可以把已经看中的学区房买下来了。

”小玉告诉曾律师。

当年,选择阿辉作为人生伴侣,也是小玉“未雨绸缪”的一步棋。

小玉是大专学历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该刻苦读书的时候没有刻苦,高考自然考得很一般。

因为之前学习基础不扎实,大专毕业后,小玉没有心力继续升读“专升本”,而是直接参加了工作。

“好在我那份工作还不错,为我的生活提供了经济保障。

我也很珍惜它,在单位里一直干得很卖力。

”小玉说。

当朋友介绍她认识阿辉时,小玉以为,自己迎来了生命中的一道光。

阿辉比小玉年长8岁,不是本地人,二人在生活习惯、人生观念上存在一定差异。

但小玉不介意。

“阿辉是重点大学毕业的,而且是理工男,是我崇拜的类型。

我是学渣,阿辉是学霸,有了他,正好可以弥补我在学业上的不足,生的孩子想必也会比我聪明一些。

等孩子上学了,有什么不懂的,我肯定教不了,但阿辉可以教啊。

”天真的小玉这样想。

阿辉对小玉的最初印象也很不错。

“她是本地女孩,人很漂亮,心地单纯。

她年纪也小,和她在一起,让我感受到了青春与活力。

大学毕业之后,我一个人在上海打拼,常常感到寂寞。

和她在一起,我在这座城市就有家了。

”2015年,小玉和阿辉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婚后不久,为了规避限购政策,买一套新房,膝下尚无子女的小玉和阿辉办理了第一次“假离婚”。

在律师面前,两人都承认,当时听到了房产新政的风声,有些坐不住了。

“当时真的觉得就是办个手续而已,为了享受更加优惠的购房政策。

实际上我们当时还是生活在一起的。

”再次“假离婚”扩大了彼此的裂痕第一次领取离婚证时,小玉和阿辉还在忙另一件事——做试管婴儿。

新房买好了,小玉和阿辉搬了进去,又重新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。

但期待中的婴儿迟迟没有降临家中。

试管婴儿是一条艰难的路,几经努力,他们才生下一个女儿。

“为了生这个孩子,我吃了很多苦呢。

”小玉常常向阿辉抱怨,阿辉选择默默接受。

孩子出生后,阿辉把父母从家乡接到上海,希望共享天伦之乐。

“我是我父母唯一的儿子,父母年纪大了,我当然希望他们和我生活在一起。

”阿辉说。

考虑到小玉和公婆的生活习惯差异较大,住在一起磨合困难,阿辉给父母另外租了一套房。

平时下班回来,阿辉常常赶到出租屋去,和父母一起吃饭。

“作为孩子,陪伴年迈的父母当然是应该的。

”阿辉承认,自己是“理工男”,考虑问题相对简单直接。

他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的这一举动,被小玉解读为“心里只有父母,没有我们娘俩”。

“我下班回来忙着带孩子,他的父母不能帮忙也就算了,他还忙着陪他爹妈去了,这让我怎么说呢。

”在律师面前,小玉指着阿辉抱怨。

为了方便带娃,孩子1岁时,小玉带着孩子回到父母家居住。

阿辉则与他的父母生活在一起。

但日常外出时,他们仍然是一家三口,是疼爱孩子的爸爸妈妈。

分居不久后,小玉和阿辉又一次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对于第二次离婚,阿辉依然认为:“这次离婚还是假的,只是为了办房产证审税时享受税收优惠。

但小玉的说法与阿辉不完全一致。

“我搬到父母家以后,平时主要就是我和父母一起带孩子。

当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单亲妈妈。

阿辉不怎么过来,邻居们就在议论,我们两个是不是真的离婚了。

”小玉觉得,自己在这段婚姻中累了。

恋爱时对阿辉的那份崇拜早已破灭:“我的工作一直很稳定,但他居然失业了,重新找工作花了好长时间。

我一直以为他比我优秀,后来发现,我还不如靠自己。

感觉到小玉对自己日渐冷淡,一开始还抱有复婚希望的阿辉,最终只留下长长的叹息。

“既然已经回不去了,那就算了吧。

放过彼此,我和她都要重新开始新的人生。

“敬畏婚姻,法律上没有“假离婚”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 曾一慧律师:婚姻中的孰对孰错,外人很难评价。

但对于婚姻本身,阿辉和小玉两次“结了又离”的行为,显然是缺乏敬畏之举。

一开始,我代理这个案子时,甚至不知道阿辉和小玉结过两次婚。

小玉只说了他们第二次结婚离婚的时间,她以为这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。

是在开庭时,才让他们的两次婚姻纠葛水落石出。

在我经手的离婚案件中,“假离婚”变成“真离婚”的情况,并不鲜见。

这些夫妻同意去办离婚的出发点,往往是为了在买房、动迁等事项中获得利益。

有些人甚至没有意识到,法律上是没有“假离婚”的,一旦领了离婚证,夫妻关系就已瓦解。

回过头来,等到房子买好、动迁安置完成,其中一方苦苦等待、央求复婚,另一方却已经享受了离婚的自由,甚至已经另寻新欢,这两个人就再也走不到一起了。

婚姻是琐碎的,日常矛盾在所难免。

比如小玉觉得自己做试管婴儿受了许多苦,带孩子也很辛苦,却没有得到阿辉情感上的回馈。

而阿辉觉得,小玉不能理解自己迫切想要照顾高龄父母的心情,而且父母的身体状况也并不好。

自以为是的“假离婚”,无形之中放大了夫妻之间的裂痕。

原本可以通过深入交流、互相改变而改善的问题,因为双方之间隔膜的加深,被推进了死胡同,走到“回不去”的境地。

小玉和阿辉在法庭上相见时,我们曾经尽力调解,希望还有回头的余地,但很遗憾,最终没有成功。

尽管法院在判决中表示,综合双方实施离婚的举动内容、连贯的时间节点、本地的房产政策,法院也认为,阿辉主张的双方两次协议离婚是为了规避限购政策,享受本市的税收减免,符合常理,予以采信。

但他和她的婚姻,还是真的结束了。

这对阿辉和小玉来说,是一个惨痛的人生教训。

对于这个故事的读者来说,当务之急是要吸取这样的教训,用更加郑重、审慎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婚姻。

上一篇:商业地产是什么,地产公司是干什么的吗
下一篇: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